首页 »

深度丨伊朗称即将与沙特展开外交互访,中东宿敌准备握手言和?

2019/10/10 3:12:08

深度丨伊朗称即将与沙特展开外交互访,中东宿敌准备握手言和?

中东的一对宿敌有望握手言和?据路透社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伊朗外长扎里夫周三在接受伊朗学生通讯社采访时透露,伊朗与沙特不久将展开外交互访。时间大致在9月4日麦加朝圣结束之后。两国已为外交人员发出签证,现在等待完成最后的步骤。目前沙特方面尚未发布消息。外媒评论,如果能实现外交互访,将意味着自去年交恶之后,两个地区大国的冰冷关系有望解冻。

沙特想法仍难捉摸

自从去年1月因处决什叶派领袖与焚烧使馆事件导致两国断交后,沙特与伊朗的关系就“一蹶不振”。今年,爆发卡塔尔断交危机,伊朗也是导火索之一;伊朗今年首遇“伊斯兰国”(IS)恐袭,德黑兰也指责沙特与此事有染,称后者支持IS。同时,在叙利亚、伊拉克和也门的冲突中,双方更是形成大范围的对峙,互指对方颠覆地区安全。沙特更是扬言,与伊朗不存在对话空间。

如此冰冻三尺的关系,最近却似乎显露融冰迹象。8月初,在土耳其举行的伊斯兰合作峰会间隙,伊朗外长扎里夫和沙特外长朱拜尔互相握手。伊拉克方面称,沙特还请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当中间人,帮助其修复与伊朗的关系;伊拉克总理阿巴迪、伊拉克内政部长阿拉吉已先后访问沙特,阿拉吉还访问了伊朗;以亲伊朗、反美著称的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也意外访问沙特,还与王储一起喝茶,引起轰动。    

不过,沙特的真实想法目前还难以捉摸。对于请伊拉克当“和事佬”,沙特已予否认,并强调坚决不会向伊朗妥协。如今,伊朗方面最先曝出外交互访一事,沙特也同样保持沉默。

两国处境一顺一逆

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,从双方的态度来看,伊朗似乎更积极,沙特则比较强硬。对伊朗来说,它的头号敌人是美国,并非沙特。伊朗不想激化与沙特的矛盾,相反还要稳住沙特,以便腾出手来处理伊美关系大局,毕竟对美关系才是重中之重。其实,从历史来看,伊朗与沙特也并非完全水火不容。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,伊朗和沙特是盟友,也都是美国的盟国,帮美国在中东看家护院。直到亲美的伊朗国王巴列维政权被推翻,反美政权取而代之后,伊朗和沙特才逐步交恶,可以说美国在背后起到关键作用。

至于沙特是否真如伊拉克方面所言,想让伊拉克做利雅得与德黑兰之间的“和事佬”,还需打个问号。反过来分析,也不排除沙特试图做伊拉克工作,将后者从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中拉出来的可能。伊拉克似乎也给沙特传递了一种摆脱伊朗影响的信号。亲伊朗的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近期访问沙特、阿联酋、埃及三个阿拉伯国家,还公开发表对伊朗不满的言论,从沙特访问回国后还提出要撤销伊朗为打击伊拉克境内的IS建立的人民动员部队,这些举动都表明,对于伊朗在2003年伊战之后向伊拉克政治、外交及军事领域全面渗透,伊拉克并不认同和接受,也想与伊朗拉开距离。

此外,沙特目前动作频频也可能与其处境不利有关。在经济上,国际油价下跌让沙特经济承受重压;在内政上,沙特也在设法调整政局,此前还换了王储。在外交上,沙特也陷入困境,介入也门战争却进退两难,在卡塔尔断交危机中也未占上风,所以沙特有严重的焦虑感,希望在外交上有所突破。小萨勒曼上位成为王储后,或许具有治国理政的创新思维,也想外交政策有所调整。

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伟建看来,伊朗与沙特若寻求和解,与国际形势与地区环境的变化有关。眼下,两个地区大国的境遇可谓一顺一逆。

对伊朗而言,签署核协议使其从边缘孤立的境遇中走出来,打击IS也扩大了德黑兰在中东的影响力,所以,地区形势对伊朗有利,伊朗希望巩固、强化当下的有利局面,与沙特修复关系也是这一努力的一部分。

相比之下,沙特若向伊朗伸出“橄榄枝”更多是迫于无奈。一方面,沙特自身在经历政治与经济的转型,但缺乏稳定的周边和地区环境,导致转型受阻;另一方面,外部可借力打压伊朗的“杠杆”也不再坚固。美国总统特朗普虽然访问了沙特,并对伊朗放狠话,但是事实证明,特朗普的心思还是在国内,还是“美国优先”,中东不是他的首要关切。同时,西方社会也不再像过去那样跟着美国起哄,一边倒制裁伊朗。考虑到切身的经济利益,欧洲与美国的意见已明显分化。因此,在地缘政治博弈中,沙特不能再指望利用外部力量对抗伊朗。总之,便于制造对峙、冲突的外部形势已淡化,沙特无处借力,需审时度势,重新思考与伊朗关系。

若互访真能重归于好?

一个自认为逊尼派老大哥,一个自视为什叶派共主,沙特与伊朗两个中东大国一直在“龙争虎斗”。若真能实现外交互访,德黑兰与利雅得又能走多远?

华黎明表示,首次互访的外交代表团级别应该不会太高,并非外长级。通过互访,第一步是恢复外交关系,沙特要在伊朗重开使领馆。对伊朗而言,也有现实考虑,复交可以便于伊朗人去麦加朝圣。迈出复交的第一步或许不难,但是,下一步若要继续修复双边关系却并非易事。因为有两大政治障碍很难突破。首先是叙利亚问题。对于巴沙尔·阿萨德政权,伊朗与沙特仍会坚持各自立场,互不让步。第二个是也门问题。如果沙特能从也门战局中退出,伊朗也能停止对也门胡塞武装的支持,那么尚有缓和希望。但是,出现这两种情况的可能性都很小,伊朗不会轻易让步,沙特若选择退出将无地自容。所以,两国关系难以真正缓和。

李伟建认为,如果伊朗与沙特实现外交互访,确实意味着两国关系出现解冻迹象,但是并不代表双方就此尽释前嫌,重归于好。首先,鉴于教派之争和地缘政治博弈,两国业已形成一种竞争关系,短期内很难改变。而且一有风吹草动,很容易挑起潜藏的矛盾。第二,地区政治格局被中东变局破坏后,至今仍未定型。在新格局形成前,无论是伊朗还是沙特都在争夺影响力和对己有利的筹码,双方关系仍将不断磨合。
    
(栏目主编:杨立群;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)